两位教师获“砺行”班主任荣誉奖章

他们得到的这个荣誉叫“砺行”班主任荣誉奖章,


为的是奖励在他们近二十年在班主任工作中的辛勤耕耘,

6位老师正是我校首届“砺行”班主任荣誉奖章的获得者


二十年!

用心经营好每一个班级 !

用爱哺育好每一位学生!

在浙师,一个“班主任”的称谓背后

要承担多少责任?付出多少心血?倾注多少爱?

这些也许都是你不一定知道的!

从生活到学业,从师长到朋友

各种鸡毛蒜皮的大事小事,各种操不完的心,从来不敢关机的电话……

也许不只是因为“班主任”这个简单的称谓

更是因为他们二十年如一日,对学生们难以割舍的爱


今天,让我们致敬所有辛勤付出的劳动者

特别是我们最亲最爱的这些“班主任”老师们!

了解他们的故事,借以送去最诚挚的问候!


经济管理学院、中非国际商学院  黄惠青:

爱生 创新 乐业

把学生“当作自己的孩子去关注”



二十余年寒暑交替,岁月如歌。八次荣获校级优秀班主任称号,先后评得校“三育人”先进个人、校首届“十佳”班主任“砺行”班主任……每一项荣誉都是经管学院黄惠青班主任工作的最好注解。



她说:“没有温暖就没有浸透,要让学生感到家的温暖,让师生有彼此。”为此,她在开学前就反复翻阅新生档案,带着学生到家里一起包饺子,赴宿舍聊家常谈学业,真正做到把学生“当作自己的孩子去关注”。


“不用担心打扰我,这只是班主任的职责和义务。”新生开学第一天,班主任黄惠青都会向学生们强调这一点。遇到问题,可以第一时间找她,尤其是生病的时候。11级有学生动手术,她想尽办法咨询各方名中医,按老一辈的经验给学生炖鸽子;16级有学生患盲肠炎,她连续四天亲自接送学生去医院挂针。


在学生眼里,班主任很特殊,他们亲切地唤她“黄妈”。



除了生活上的照料,“黄妈”在专业教育上创新性地提出“五个一”工程:每生一块专属桌牌,每生每月一份学习汇报,每周一场双语播报,每月一场学习沙龙,一个班级流动图书馆。这项工程旨在培育良好的班级学风,提升学生的综合素质,还被立项成为省教改项目。工程效果也在国贸2011级的学生身上首先得到体现,班级获得校“学风特优班”铜奖


在学生培养上,黄惠青一直鼓励学生走出去,把全球名校的教育理念带回来。今年,赴南非交流项目全校15个名额里,她所带的国贸161班就占了8个,外加奔赴台湾和美国交换的学生,班级出境交换率近40%


她自己还在浙江禾平律师事务所兼职,做法律顾问来反哺课堂教学,为学生提供更多鲜活的教学案例。


“学生身上有一种蓬勃的朝气,帮助我理解当下社会的需求。”黄惠青说,“敬业不如乐业。”她享受与学生一起像朋友一样相处的时光。学生拿着创业比赛项目书求助,困惑一一破解,学生感慨“真是全靠老师了”;学生毕业时面临择业难题,客观分析优势和劣势后,学生满意地说“老师你是会对我说实话的人”。


黄惠青并不避讳工作上人的精力有限,能力之外的事情可以放下,但能力可及的事情无论多小都要做好。“班主任工作无法量化,和学生打交道应该投入并深扎进去。”黄惠青说,“努力成为给予学生点拨的导师”。

(文 | 厉鑫)


经济管理学院、中非国际商学院 刘斌红:

贴心人 陪伴人 引路人

走进学生心田,感受他们的喜怒哀乐


刘斌红,现任经管学院财务管理专业151班的班主任,从上海财经大学会计系1993年毕业工作至今,从教25年的时间里有21年担任班主任。


她认为,班主任工作应润物细无声,“乐在其中”是她对工作的注解。“和孩子们相处的点点滴滴都特别幸福,看着他们不断成长、有所进步,我很快乐。”刘斌红说。


“做好班主任的第一步,是走进学生的心田,感受他们的喜怒哀乐。”刘斌红回忆,“每逢遇到心理脆弱的学生,我都会耐心开导,联系家长配合行动。”曾经女生逃学外出,深夜十一点找到她时,刘斌红没有责骂,反而劝导学生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责。


大学是学生独立成长的第一步,班主任作为陪伴者非常重要。”班级自炊、主题班会,班级的大小活动上,总有刘斌红策划、参与的身影。学生参加比赛需要获得实践机会和数据,刘斌红赶紧帮忙联系,做好对接服务。


“经师易得,人师难求”,这是刘斌红一辈子的教学育人准则。“班主任要做学生锤炼品格的引路人。”刘斌红说,专业课的教学她也有意识地融入品格教育,求知求真应该是每一名学生恪守的准则。她推荐学生观看电影《美丽心灵》,引导学生做一个意志坚强的人。


“每一堂课都应是一份惊喜,需要精心准备。”刘斌红说,她喜欢在专业课教学中把财经新闻和案例相结合,让学生更多地感知专业知识在实际中的体现和应用。如通过一些贸易特别保护案来分析“经营杠杆”的原理。


对班主任工作的付出,不但没有影响刘斌红的家庭生活,反而是其生活的加分项。她的爱人也对班主任工作非常理解,也很支持。


“我真的很喜欢班主任工作。”刘斌红说,“学生对我的情谊是我最大的收获”。杏坛耕耘二十余载,刘斌红这样阐释自己的幸福——每逢过年过节,她都会收到很多学生的祝福短信,有的甚至绕道两三个小时来学校看望她,历届毕业的很多学生都会和她保持联系,分享工作生活中的点滴。


(文 | 胡雨宏 何巧妮)


转载自:浙江师范大学 公众号

(原文链接)